实际上,负责此次拆除的深圳市建设(集团)有限公司的施工项目疑在3个月前发生一次3人遇难事故。2019年4月11日,深圳一场暴雨导致16名在地下暗渠、暗涵作业的人员被冲走,最终11人遇难。其中,罗湖区西湖宾馆段施工处3人遇难。坍塌发生前,施工人员都觉得拆除深圳市体育馆只是一个简单的工程——不高、平坦,总体施工难度不大。


致命的坍塌早有预兆。施工方在无人机切割承重柱子效果不理想的情况下,让焊工进行人工氧割,曾有施工人员对此提出过质疑。“我们干工程20多年,觉得工程不能那样做。”一位有着20年拆楼经验的施工人员说。质疑无果。


2019年7月8日上午11时40分,一声巨响,深圳市体育馆1600多吨的屋盖轰然坍塌,瞬间尘土飞扬。这场事故最终导致3死5伤。这场灾难本可避免。


坍塌


被救出的人们沉默不语。


在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,许峰和另一位受伤的工友躺在留观室里。他们长久地盯着手机屏幕,偶尔闭目养神。


7月8日这一天原本平凡无奇。工人许峰的主要工作是套钢绳,兼带其他一些杂活。经过20多天的施工,深圳市体育馆四周混凝土结构的座位已经被拆除完毕,剩下的部分包括四根大柱子,每根大柱子又由四根小柱子组成,四根小柱子之间相连,柱子支撑起一个巨大的屋盖,像张巨型的桌子。

体育馆的屋盖在许峰的头顶上方,他把钢绳固定在柱子上。如果进展顺利,当机车将深圳市体育馆拉倒,拆除工作就算完成了。


体育馆的屋盖离地面10多米高。巨大的盖子坠落时间不到2秒。


“死定了。”他的脑海里只剩下逃命的念头。求生的本能支撑着他拼命地往前跑去。坍塌的屋盖在许峰身后猛烈撞击地面,发出巨大的声响,碎落的石块射向四方。


他已足够幸运,仅全身多处擦伤,需要在留观室观察一段时间。“我出来后被120救护车拉走,其他的事情没印象了。”他依然感到后怕。


刚听到坍塌的消息时,施工人员王明亮正在出租车上,他那天休息不上班,正和几个工友出去打麻将,一位开挖掘机的工友留在工地上。


王明亮的手机响起,是留守工友在群里的语音信息,点开便传来:“(体育馆)不用拉了,塌了塌了。”


他马上拨了个视频通话过去,对方很快接通了。通过视频一看,大家都愣住了,视频中的体育馆前面两根柱子已倒下,半个屋盖已坍塌。


“完了。”王明亮说,按照前几天的情况,屋盖下面经常是十几个人同时开工。王明亮让司机马上掉头回到工地,他想着回来帮助救援,这个时候可能需要用到机械。


不断有消防车、警车来到事故地附近,救援队也已经进入坍塌现场开展救援工作。


界面新闻从高处看到,在事发现场,屋盖与地面猛烈碰撞,已变形、开裂,碎石散落在周围。警方在体育馆周围拉起了警戒线,救援人员在里面搜救被困人员。陆续有伤者被抬出。16时50分许,被困的最后两名施工人员被救出,救援结束。该事故导致4名被困人员中3人因伤势过重死亡,1人右股骨上段骨折。此外,另有2名外围施工人员因骨折在医院接受治疗,2人因软组织挫擦伤留院观察。界面新闻走访获知,不少拆楼工人来自重庆。


致命的“人工氧割”


在一些从事拆楼工作多年的施工人员眼中,深圳市体育馆坍塌前,他们就看出了危险的迹象。


麦晓森在深圳市体育馆拆除项目负责“高炮”(操作拆楼机),通过大型机械向上伸出长长的机械臂,实现“高炮”拆楼。


他有20年的拆楼经验。在深圳体育馆拆除项目中,施工方采取的无人机切割方案让他感到很新鲜,但他并不支持这种拆楼方案。


资料显示,仅有四根立柱支撑起重达1600吨、1800平方米的巨大屋盖,柱距为63米。


几天前,体育馆四周的混凝土座位被拆除后,施工方便开始使用无人机切割柱子。“现场看到的无人机是有轨道的,用人工把机器安装好了,用电带动机器运动切割,不需要人来切割。”他说。


据麦晓森回忆,四根大柱子被无人机切割完后,施工人员曾尝试把体育馆拉倒,没有成功。他们又用无人机将柱子中间割出一段,想用钢绳拉出来,但建筑体压力太大,他们又失败了。


他说,无人机切割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。随后,施工方找来了4位专业的焊工进行人工氧割。


深圳体育中心3死5伤坍塌事故:涉事公司3个月前疑发生3死事故

点击直达